<menu id="44i4i"><menu id="44i4i"></menu></menu>
  • <menu id="44i4i"></menu>
  • <menu id="44i4i"></menu>
    <nav id="44i4i"><code id="44i4i"></code></nav>
    <menu id="44i4i"><strong id="44i4i"></strong></menu>
    <menu id="44i4i"></menu>
  • 賠償請求人對于貴重物品的毀損滅失負有更強的舉證責任

    2022年01月13日15:02        法幫網      法律咨詢     我要評論

    裁判要旨

    1.賠償請求人取得國家賠償,應以其“合法權益”受到國家機關和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侵害為前提條件,且賠償請求人應對其主張承擔舉證責任。2.賠償請求人要求行政機關賠償的金銀首飾等貴重物品與普通生活用品不同,具有價值高、易保存等特點,通常而言,在賠償請求人知曉建筑物有被拆除的可能時,即應當將貴重物品妥善保管。因此,相較普通物品,賠償請求人對于貴重物品的毀損滅失應當負有更強的舉證責任。

    裁判文書

    文書標題及案號

    標題: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行政判決書

    案號:(2021)京03行賠終105號

    訴訟記錄

    上訴人楊*軍因訴被上訴人北京市順義區木林鎮人民政府(以下簡稱木林鎮政府)行政賠償一案,不服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2020)京0113行賠初126號行政賠償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21年9月18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楊*軍的委托代理人楊*文、李*成,被上訴人木林鎮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劉*袆、孫*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案件基本情況

    楊*軍訴至一審法院,要求:1.依法判令木林鎮政府將楊*軍位于北京市順義區木林鎮馬坊村的院落(建筑面積196平方米)恢復原狀;2.依法判令木林鎮政府賠償被拆除房屋內物品損失214 104.45元;3.要求木林鎮政府賠償建筑殘值損失100 000元。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楊*軍系北京市順義區木林鎮馬坊村村民。2010年1月1日,楊*軍與順義區木林鎮馬坊村村民委員會(以下簡稱馬坊村村委會)簽訂《土地承包合同書》,約定馬坊村村委會將馬坊村西馬占海房后空地租賃給楊*軍用于養殖,具體占地面積為:東西寬16.2米,南北長16.4米(馬占海房后一米往北),合計占地0.4畝,承包年限為20年,自2010年1月1日起至2029年12月31日止,共計4000元,一次性交齊;不得荒蕪土地,不經馬坊村村委會允許不準轉包他人,不準改變承包土地的性質及用途。案件審理過程中,楊*軍稱:1.雖然楊*軍與馬坊村村委會簽訂的是承包協議,實際上并非用于養殖,而是用來蓋房,馬坊村村委會對此是明知的,馬坊村村委會說不簽合同不讓蓋房。2.《土地承包合同書》的簽訂日期為2009年7、8月份,但為了便于計算承包費,故合同中記載的開始日期為2010年1月1日。3.涉案地塊系馬坊村村委會于1984年為楊*軍審批的宅基地,地上建筑物的建設人、所有人及實際使用人均系楊*軍,其于1985年開始墊地基,于2009年7月開始建設一層磚混結構的正房5間,東西廂房各3間,建筑面積共229平方米,均用于居住。同年8月,上述房屋建設完畢。此后,楊*軍一直居住于涉案建筑物內。4.楊*軍身份證上登記的地址是馬坊村幸福街路北X號,該處房屋是楊*軍與前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從本村村民馬永倉處購買的,因當初買房是楊*軍前妻的父母出的錢,因此離婚后該處房屋由楊*軍前妻居住使用。涉案房屋的門牌號是X號。

    2020年8月11日,木林鎮政府針對涉案建筑物向楊*軍進行詢問,并制作了詢問筆錄。楊*軍在詢問中稱涉案建筑物由其所建,房屋用于自己居住,但未取得相關審批手續。同日,木林鎮政府針對涉案建筑物進行了現場檢查、勘驗。木林鎮政府在現場勘驗筆錄上記載涉案建筑物的建筑面積為196平方米,但未記載建筑物的長、寬,其亦未制作勘驗圖。因楊*軍拒絕在詢問筆錄、現場檢查筆錄、現場勘驗筆錄上簽字,木林鎮政府邀請馬坊村村委會書記李某、支委馬某1作為見證人在上述三份筆錄上簽字確認。

    2020年8月14日,北京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委員會順義分局向木林鎮政府出具京規自(順)審批函字〔2020〕506號《關于木林鎮馬坊村楊*軍建設規劃審批情況的函》,內容是:“經查,位于順義區木林鎮馬坊村村西集體土地上(不在宅基地范圍內),由楊*軍建設的一層磚混彩鋼結構房屋3棟,建筑面積為196.26平方米,未依法取得鄉村建設規劃許可證。”

    2020年8月21日,木林鎮政府對楊*軍作出(2020年)第85號《限期拆除決定書》,主要內容是:“經查,楊*軍在北京市順義區木林鎮馬坊村建設1層磚混或鋼結構建筑物3處,經測量,該建筑物建筑面積共196平方米。楊*軍的上述行為違反了《北京市城鄉規劃條例》第二十九條之規定,所建建筑物屬于違法建設。以上事實有現場檢查筆錄、現場勘驗筆錄、詢問筆錄等證據為證。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六十五條、《北京市城鄉規劃條例》第七十五條和《北京市禁止違法建設若干規定》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本行政機關責令楊*軍于2020年8月23日前自行拆除上述違法建設,恢復原地貌,并接受復查。逾期未拆除,本行政機關將依法組織拆除。如不服本決定,可自接到本決定書之日起六十日內向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也可自接到本決定書之日起六個月內直接向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2020年8月21日,木林鎮政府將該決定書向楊*軍送達,因楊*軍拒簽,木林鎮政府邀請馬坊村村委會書記李某、支委馬某1作為見證人在送達回證上簽字確認。

    2020年8月27日,木林鎮政府向楊*軍作出(2020年)第85號《催告通知書》,主要內容是:“2020年8月19日,本行政機關對您(單位)作出了《限期拆除決定書》(2020年第85號),責令您(單位)于8月23日前將該違法建設自行拆除,您(單位)未自行拆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三十五條之規定,現向您(單位)送達《催告通知書》。責令您(單位)自接到本通知書之日起1日內自行拆除上述違法建設。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三十六條之規定,您(單位)接到本通知書之日起1日內,可向本行政機關提出陳述和申辯。無正當理由,逾期不拆除的,本行政機關將作出強制拆除決定。”同日,木林鎮政府將上述《催告通知書》向楊*軍送達。因楊*軍拒簽,木林鎮政府邀請馬坊村村委會書記李某、村委會工作人員馬某2作為見證人在送達回證上簽字確認。

    2020年9月3日,木林鎮政府向楊*軍作出了(2020年)第85號《強制拆除決定書》、(2020年)第85號《強制拆除公告》和(2020年)第85號《限期搬離通知書》。楊*軍于當日收到上述《強制拆除決定書》。該《強制拆除決定書》的主要內容是:“2020年8月21日,本行政機關對楊*軍在順義區木林鎮馬坊村建設的磚混或鋼結構建筑物,作出了《限期拆除決定書》(2020年第85號),責令楊*軍于2020年8月23日前將該違法建設自行拆除,到期未自行拆除。2020年8月27日,本行政機關向其送達了《催告通知書》,責令您(單位)自接到催告通知書之日起1日內自行拆除該違法建設,逾期仍未自行拆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六十五條之規定,本行政機關決定于2020年9月7日9時對上述違法建設進行強制拆除。請您(單位)在上述強制拆除時間之前自行清理違法建設內的財物。依據《北京市城鄉規劃條例》第六十七條之規定,您(單位)享有處置違法建筑材料并占有該殘值的權利,同時負有自行清除其它建筑垃圾的義務。如您(單位)自行回收清理,應在強拆前向本機關聲明,并在本行政機關強制執行后的1日內將建筑材料清理完畢。未書面聲明或未在限定期限內及時處置完畢的,視為放棄建筑材料,本行政機關將予以清理。請您(單位)或成年家屬于2020年9月7日9時到達現場,拒不到場的,不影響實施強制拆除。如不服本決定書,可自接到本決定書之日起六十日內向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也可自接到本決定書之日起六個月內直接向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上述《強制拆除公告》的內容與上述《強制拆除決定書》的內容基本相同。上述《限期搬離通知書》的主要內容是:“楊*軍:本機關計劃于2020年9月7日對位于木林鎮馬坊村的違法建設依法進行強制拆除,F通知您(單位)于2020年9月7日前清理違法建設內的物品。如您(單位)拒不清理,本機關將依法對該違法建設內的物品進行清理,暫存。逾期未領取的,承擔不利后果。”當日,木林鎮政府將該《強制拆除公告》和《限期搬離通知書》張貼在了涉案建筑物的大門上。

    2020年9月21日,木林鎮政府將楊*軍建設的位于北京市順義區木林鎮馬坊村村西集體土地上的三棟一層磚混彩鋼結構建筑物予以強制拆除。同日,木林鎮政府向楊*軍送達了《建筑物殘值清理通知書》。該通知書主要內容是:“依據《北京市城鄉規劃條例》第六十七條之規定,您(單位)享有處置建筑材料并占有殘值的權利,同時負有自行清除其它建筑垃圾的義務。如您(單位)自行回收清理,請在此通知書簽字承諾確認,并在本行政機關強制執行后的1日內將違法建筑殘值清理完畢。截止到2020年9月22日17時前,未承諾或未在限定期限內及時處置完畢的,視為放棄違法建筑殘值。本行政機關將予以清理。”楊*軍未在該通知書上簽字承諾確認。

    2020年9月20日,即強拆前一天,木林鎮政府請馬坊村委會告知楊*軍次日要強制拆除涉案建筑物,馬坊村委會的會計將該情況向楊*軍進行了告知。強拆前,楊*軍未清理涉案建筑物內的物品。強拆當天,楊*軍的家人在現場,木林鎮政府攝制了錄像,對涉案建筑物內的物品進行了清理,并制作了物品清單,但未制作強拆筆錄。強拆后,木林鎮政府于2020年9月30日清理了涉案建筑物被拆除下來的建筑材料。

    因不服木林鎮政府強制拆除涉案建筑物的行為,楊*軍于2020年12月向一審法院提起行政訴訟。2021年4月26日,一審法院作出(2020)京0113行初489號行政判決書,以木林鎮政府對楊*軍涉案建筑物的強制拆除行為明顯違反法定程序為由,確認木林鎮政府于2020年9月21日強制拆除楊*軍所建位于北京市順義區木林鎮馬坊村村西集體土地上的三棟一層磚混彩鋼結構建筑物的行為違法。雙方均未上訴,該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該案庭審中,楊*軍陳述以下事實:1.楊*軍在強拆前未自行清理建筑物內的物品,系因為其針對《限期拆除決定書》和《強制拆除決定書》均已提起行政訴訟,且法院于2020年9月16日組織雙方進行了談話,要求木林鎮政府在法院作出裁定之前不能強制拆除涉案建筑物,且《強制拆除決定書》中記載將于2020年9月7日實施強制拆除,但實際并未拆除,楊*軍便認為木林鎮政府不會強制拆除了,故未自行清理物品。2.楊*軍認為木林鎮政府制作的物品清單中記錄的物品不全,故未在清單上簽字。木林鎮政府將清理出的室內物品存放于馬坊村委會的廢舊教室里,此后楊*軍只拿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如米、面、衣服,其他物品因為無處可放,就沒有領走。3.楊*軍在強拆前、后均未向木林鎮政府提出自行清理拆除下來的建筑材料,因為其認為已經提起行政訴訟了。木林鎮政府稱,因楊*軍沒有地方存放木林鎮政府清理出來的室內物品,故上述物品一直存放于馬坊村委會找的房子里,沒有與楊*軍履行過交接手續。

    另:因不服木林鎮政府作出的(2020年)第85號《限期拆除決定書》,楊*軍向一審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該《限期拆除決定書》,一審法院于2020年9月4日依法立案。在該案庭審中,證人狄某出庭陳述:楊*軍的房屋系狄某于2009年7、8月份建造的,為一層磚混結構,后來楊*軍自己加的彩鋼,狄某進場時只有地基,且地基還沒有壘完,不清楚之后楊*軍是否進行翻建或者新建。2021年1月22日,一審法院依法作出(2020)京0113行初351號行政判決書,認為:木林鎮政府認定涉案建筑物屬于違法建設并無不當,但木林鎮政府未提交證據證明其現場勘驗筆錄中所載涉案建筑物建筑面積的來源,該案庭審中楊*軍對木林鎮政府認定的面積亦不予認可,故木林鎮政府作出的《限期拆除決定書》主要證據不足。鑒于涉案建筑物已經被拆除,故依法判決確認該《限期拆除決定書》違法。楊*軍不服,提出上訴。2021年4月6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21)京03行終319號行政判決書,駁回上訴,維持一審判決。因不服木林鎮政府作出的(2020年)第85號《強制拆除決定書》,楊*軍向一審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該決定書。在該案審理過程中,楊*軍向一審法院提交了《停止執行強制拆除申請書》。一審法院于2020年9月16日告知木林鎮政府在一審法院作出是否準予停止執行的裁定前,木林鎮政府應暫停強制執行。但一審法院尚未作出是否準予停止執行的裁定,木林鎮政府于2020年9月21日將楊*軍所建涉案建筑物全部強制拆除。2021年1月25日,一審法院作出(2020)京0113行初353號行政判決書,以木林鎮政府程序違法為由,判決確認木林鎮政府作出的上述《強制拆除決定書》違法。楊*軍、木林鎮政府雙方均未提起上訴,該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

    楊*軍認為木林鎮政府的強制拆除行為給其造成損害,向一審法院提起賠償之訴。本案中,楊*軍要求木林鎮政府賠償的物品損失中除家用電器、日常生活用品外,還包括手鐲、長命鎖、手鏈、吊墜、手表、戒指等貴重物品。

    經一審法院清點,楊*軍、木林鎮政府雙方確認,木林鎮政府強制拆除前清理出來的、楊*軍尚未領取的物品現由木林鎮政府存放于順義區木林鎮馬坊村原馬坊小學廢棄教室內,包括:冰箱1臺、柜子6個、煤改電機器1臺、桌子1張、暖氣片8片、嬰兒床1張、折疊床1張、空調4組、縫紉機1臺、油煙機1個、熱水器2個、自行車1輛、床及床墊1組、沙發1組、電腦桌1張、椅子7把、玩具車2輛、玩具1箱、汽車備胎1個、液化氣罐1個、鐵鍋1個、洗衣機1臺、茶幾3個、電視柜1個、凳子7把、塑料架子1個、臉盆架1個、鞋架1個、皮箱2個、電飯鍋2個、砂鍋1個、壇子1個、雜物若干。經一審法院釋明,楊*軍以其居無定所、沒有地方存放為由表示現無法接收上述物品。木林鎮政府則希望楊*軍盡快將上述物品取走,避免因為存放時間過長造成損失擴大。楊*軍稱木林鎮政府清理過程中造成上述物品毀損。

    一審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國家機關和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行使職權,有本法規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的情形,造成損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國家賠償的權利。第十五條第一款規定,人民法院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賠償請求人和賠償義務機關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應當提供證據!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二條規定,原告在行政賠償訴訟中對自己的主張承擔舉證責任。被告有權提供不予賠償或者減少賠償數額方面的證據。根據上述規定,賠償請求人取得國家賠償,應以其“合法權益”受到國家機關和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違法行使職權行為的侵害為前提條件,且賠償請求人應對其主張承擔舉證責任。本案中,雖然木林鎮政府實施的強制拆除行為被確認違法,但現有證據不能證明楊*軍所建建筑物為合法建筑,且生效判決已經確認“木林鎮政府認定涉案建筑物屬于違法建設并無不當”,因此,楊*軍要求木林鎮政府將涉案院落恢復原狀缺乏法律依據,對其第一項賠償請求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建筑物內的物品以及拆除后的建筑材料殘值屬于楊*軍的合法財產。本案中,雖然木林鎮政府強拆前向楊*軍送達了《強制拆除決定書》,告知楊*軍自行清理違法建設內的財物,并對建筑殘值的處置作出指引,但因木林鎮政府實施強制拆除時楊*軍針對《限期拆除決定書》《強制拆除決定書》已經提起行政訴訟,且在楊*軍要求撤銷《強制拆除決定書》的行政訴訟案件中,法院基于楊*軍提交的《停止執行強制拆除申請書》,已明確告知木林鎮政府在一審法院作出是否準予停止執行的裁定前,應暫停強制執行。因此,楊*軍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法院出具裁定前木林鎮政府不會實施強制拆除行為,在此情形下,楊*軍未自行清理物品、未按照木林鎮政府的指引對建筑殘值作出處置具有正當理由。木林鎮政府應當將其清理出來的楊*軍尚未領取的物品返還楊*軍,并對清理過程中造成的物品毀損、滅失及拆除后的建筑材料殘值損失適當予以賠償,具體賠償數額一審法院結合現有證據予以酌定。

    需要指出的是,楊*軍要求木林鎮政府賠償的金銀首飾等貴重物品與普通生活用品不同,具有價值高、易保存等特點,通常而言,在楊*軍知曉涉案建筑物有被拆除的可能時,即應當將貴重物品妥善保管。因此,相較普通物品,楊*軍對于貴重物品的毀損滅失應當負有更強的舉證責任。本案中,因楊*軍提交的證據不能證明其主張的貴重物品存放于涉案建筑物內,并因強拆行為毀損、滅失,故對該部分損失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三十二條第二款、第三十六條第(三)項、第(四)項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三條之規定,判決:1.木林鎮政府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將2020年9月21日強制拆除當天清理出來且楊*軍尚未領取的存放于北京市順義區木林鎮馬坊村原馬坊小學廢棄教室內的物品向楊*軍返還;2.木林鎮政府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因2020年9月21日的強制拆除行為給楊*軍造成的普通物品損失(含清理過程中造成的物品滅失損失及物品毀損損失)、拆除后的建筑材料殘值損失共計五萬元;3.駁回楊*軍的其他賠償請求。

    楊*軍不服一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其事實和理由為:一、涉案建筑物不宜直接認定為違法建設,原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1.涉案房屋所屬地塊系上訴人1984年獲批的宅基地,期間并未經法定程序收回,楊*軍系該地塊合法使用權人。2.涉案房屋系歷史原因形成的無證房屋,不宜認定為違建。馬坊村村委會與上訴人簽訂的《土地承包合同書》,雖名為土地承包,實則為對上訴人建房的許可。3.案涉房屋雖未取得鄉村建設規劃許可證,但其符合村莊規劃,可通過完善有關行政手續的方式進行補正,而非直接認定為違法建設。徑行將涉案房屋以違法建設進行處理,不僅未充分平衡規劃秩序利益與村民的安居利益,更違反了“最小損害原則”,對上訴人的居住安全及正常生活產生了過度侵害。二、原審法院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三條之規定,駁回上訴人的其他賠償請求,屬適用法律錯誤。綜上,請求二審法院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或依法改判支持上訴人一審全部訴訟請求。

    楊*軍在舉證期限內向一審法院提交了下列證據:

    1.(2020年)第85號《限期拆除決定書》,證明2020年8月21日木林鎮政府向楊*軍作出《限期拆除決定書》。

    2.(2020年)第85號《強制拆除決定書》,證明2020年9月3日,木林鎮政府向楊*軍發出《強制拆除決定書》。

    3.2020年9月16日的庭前談話筆錄,證明楊*軍針對木林鎮政府的限期拆除決定起訴后提交了相應的停止執行申請,順義法院在2020年9月16日當庭要求木林鎮政府在法院未作出準予停止執行的裁定書之前,應當暫停強制執行,不得對楊*軍的房屋進行強制拆除。

    4.2020年9月21日木林鎮政府出具的《建筑物殘值清理通知書》,證明涉案宅院被木林鎮政府強行拆除。

    5.2020年9月21日木林鎮政府強制拆除楊*軍房屋的現場錄像截圖,證明木林鎮政府不顧法庭要求,強行違法拆除楊*軍的合法房屋。

    6.北京市順義區木林鎮馬坊村村莊規劃、衛星拍攝圖、宅基地建筑平面圖,證明楊*軍房屋所在位置為村民住宅用地,楊*軍房屋也用于自家居住使用。木林鎮政府拆除楊*軍房屋后,導致楊*軍唯一住宅被拆,流離失所,損失慘重。

    7.光盤(錄音、涉案房屋被拆除前現場視頻),證明楊*軍房屋系合法建造,用于居住使用。木林鎮政府拆除楊*軍房屋后,導致楊*軍唯一住宅被拆,流離失所,損失慘重。

    相關閱讀:
    相關搜索:
    知識首頁頭條推薦:喪偶兒媳喪偶女婿的繼承權
    網友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
    用戶名:密碼: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我要提問:
    免費向在線律師咨詢:
    推薦律師 更多律師>>
    按地區找律師
    行政訴訟案例知識排行榜
    行政訴訟案例推薦知識
    在線免費咨詢
    關于法幫網 | 服務條款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 網站導航 | 找律師
    | |
    北京網絡警
    察報警平臺
    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中國文明網
    傳播文明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色噜噜狠狠爱综合视频,亚洲人成人网站18禁,久久久久亚洲av无码专区首,国产99视频精品专区,日本高清xxxxxx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