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44i4i"><menu id="44i4i"></menu></menu>
  • <menu id="44i4i"></menu>
  • <menu id="44i4i"></menu>
    <nav id="44i4i"><code id="44i4i"></code></nav>
    <menu id="44i4i"><strong id="44i4i"></strong></menu>
    <menu id="44i4i"></menu>
  • 當前位置: > 法律知識 > 破產清算 > 破產宣告 >

    最高院:破產預重整是否可以產生中止執行的效力?

    2022年01月13日15:25        法幫網      法律咨詢     我要評論

    廣州律師為您普法:HTTP://www.lostnear.com/liaoning/

    裁判要旨

    法院決定雖對案涉公司實施破產預重整,但預重整屬于啟動正式破產程序前的庭外債務重組機制,并不能產生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產申請的效力,因此法院對中止審理的申請不予準許,并無不當。
    案例索引
    《中資國本成都投資有限公司、四川豐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合同糾紛再審案》【(2021)最高法民申1488號】
    爭議焦點
    破產預重整是否可以產生中止執行的效力?
    裁判意見
    最高院認為:本案再審審查的重點問題為:1.原審法院關于《協議》性質、效力認定是否正確?2.原審法院關于《協議》應予解除的認定是否正確?3.原審法院關于中資國本成都公司雙倍返還定金的認定是否正確?4.二審法院未中止審理本案是否正確?
    關于原審法院對《協議》性質、效力認定的問題。中資國本成都公司等申請人主張《協議》有關約定是其獲得固定收益的條款,屬于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本院認為,《協議》雖然約定中資國本成都公司在本項目中收取約為97750萬元的銷售總房款,并作為其在案涉項目的一切投資回報。但根據《協議》第一條第2款約定“中資國本成都公司負責土地、設計、規劃報規報建通過、建設施工等所有工作”,中資國本成都公司負責土地出讓金、項目設計費、建設施工費用(以下簡稱土地出讓金等費用)等支出項目。中資國本成都公司在本項目中收益為收取的約97750萬元減去土地出讓金等費用,而土地出讓金等費用并非固定費用,受到政策、市場行情影響較大,進而導致中資國本成都公司在本項目中所收取收益并非固定。況且,《協議》既有承攬內容,又有商品房包銷內容。因此,中資國本成都公司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國有土地使用權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主張《協議》為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并進而主張《協議》無效的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原審法院認定《協議》系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并無不當。
    關于《協議》應否予以解除的問題。中資國本成都公司主張2018年10月15日《會議紀要》、將案涉定金用于償還銀行貸款、未取得案涉土地使用權證、案涉項目未做方案未報規不屬于違約行為。本院認為,首先,雖然《協議》并未約定定金的用途,但中資國本成都公司負有保證案涉項目順利推行之義務。中資國本成都公司在2018年10月15日《會議紀要》明確表示案涉定金被其“用于歸還銀行(農行8000多萬元,及工行、光大銀行等)借款”“致使中資國本成都公司無法繼續履行合同”。原審法院據此認定中資國本成都公司構成根本違約,并不缺乏證據證明。其次,《協議》第一條第2款明確約定“中資國本成都公司負責土地、設計、規劃報規報建通過、建設施工等所有工作”,在雙方并未有其他約定情況下,中資國本成都公司未完成土地使用權證取得、完成項目設計方案和規劃報規報建等工作,導致《協議》無法履行,即構成根本違約。中資國本成都公司主張天地公司明確知曉土地在豐泰金科公司名下且由于政府原因無法取得土地使用權證進而無法報建的情況,視為接受了相應風險,排除了違約性。但中資國本成都公司未舉示證據證明雙方就《協議》第一條第2款相關約定進行了變更,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本院對中資國本成都公司該主張不予支持。
    關于中資國本成都公司是否應雙倍返還定金的問題。根據《協議》第三條第1款約定,天地公司向中資國本成都公司支付的12000萬元屬于“定金”。中資國本成都公司因未能完成《協議》約定的相關義務,導致天地公司簽署《協議》的合同目的不能實現,原審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lt;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gt;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百二十條第一款規定,認定中資國本成都公司向天地公司雙倍返還定金,并無不當。中資國本成都公司主張案涉定金不是違約定金而是成約定金,但《協議》系雙方已經訂立完成的本約,在第三條第1款明確約定案涉定金是對中資國本成都公司包干銷售債權的擔保,原審法院據此認定案涉定金屬于違約定金,并無不當。定金和違約金均屬于違約責任的承擔方式,當事人在合同中對定金和違約金均作了約定的,守約方有權予以選擇適用。本案中資國本成都公司主張案涉定金屬于違約金范疇,金額不應當超過天地公司損失的30%,但在天地公司已經根據合同約定主張適用定金條款情況下,中資國本成都公司該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二審法院未中止審理本案是否正確的問題。中資國本成都公司等申請人主張豐泰投資公司、豐泰金科公司進入破產程序并向二審法院申請中止審理,二審法院未予準許,適用法律錯誤。經查,中資國本成都公司等申請人向二審法院提交(2020)川0704破申2號《決定書》載明的內容是法院決定對豐泰投資公司、豐泰金科公司等公司實施破產預重整,但預重整屬于啟動正式破產程序前的庭外債務重組機制,并不能產生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產申請的效力,二審法院據此對中資國本成都公司等申請人要求中止審理的申請不予準許,并無不當。此外,根據中資國本成都公司等申請人所主張事實,豐泰投資公司、豐泰金科公司等公司實質合并重整的申請被法院裁定受理日期為2020年7月28日,二審審理已經完結,其亦不能據此要求二審中止審理。再從再審事由法定化及其體系看,《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規定了十三項再審事由,其中第七項至第十三項列舉了程序性事由,故除涉及當事人基本訴權的情形外,第六項“適用法律確有錯誤”一般應指適用實體法律錯誤情形,并不包括其他程序違法情形,不能將第六項事由理解為其他事由的兜底事由。因此,本案中資國本成都公司等申請人認為原審不中止審理錯誤的主張超出了法定再審事由,不能因此啟動再審。
    來源:怪獸法圈
    相關閱讀:
    相關搜索:
    知識首頁頭條推薦:喪偶兒媳喪偶女婿的繼承權
    網友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
    用戶名:密碼: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我要提問:
    免費向在線律師咨詢:
    推薦律師 更多律師>>
    按地區找律師
    破產宣告知識排行榜
    破產宣告推薦知識
    在線免費咨詢
    關于法幫網 | 服務條款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 網站導航 | 找律師
    | |
    北京網絡警
    察報警平臺
    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中國文明網
    傳播文明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色噜噜狠狠爱综合视频,亚洲人成人网站18禁,久久久久亚洲av无码专区首,国产99视频精品专区,日本高清xxxxxxxxxx